<form id="11xrl"></form>

        <address id="11xrl"><nobr id="11xrl"><meter id="11xrl"></meter></nobr></address>

          <form id="11xrl"></form>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劉尚希院長應邀出席第86次中國改革論壇并作主題發言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 2020-11-16 瀏覽量: 1501

            2020年11月14-15日,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中國銀行、中國日報社與中國公共外交協會聯合主辦“高水平開放的中國與世界”——第86次中國改革國際論壇。劉尚希院長應邀出席會議并做主題發言。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謝伏瞻作開幕式特邀演講。聯合國前秘書長、博鰲亞洲論壇理事長潘基文應邀發表了視頻致辭。海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沈丹陽等致辭,對論壇的順利召開表示祝賀。來自國家相關部委和28個省、市、自治區,來自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韓國等11個國家和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國際勞工組織等國際組織的專家學者近600人參加本次國際論壇。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 劉尚希

            劉尚希院長表示,經濟的問題歸根到底是成本和收益的問題,收益的問題歸納起來就是成本的問題。我國自2015年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后,實施了“三去一降一補”?!叭ヒ唤狄谎a”的核心問題是成本的問題,其目的就是降低企業的成本負擔,也就是降低經濟增長和發展的成本負擔,從而提升潛在的增長率和全要素增長率。這些政策至今都在發揮作用。在2020年疫情期間實施了大量降負的政策措施,這些措施也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財科院當前正在開展“企業成本”全國大型調研,通過線上問卷調查和線下實地調研發現,成本的問題與大眾通常理解的“成本”有些偏差。成本有要素購買的成本,還有一些并非因要素購買導致的成本,稱之為全要素成本。全要素成本就是大于要素購買成本之和的那一部分成本,可以參照全要素生產率的概念對比理解。全要素生產率是一個差,是一個余值。全要素成本也是一個余值,是大于要素成本之和的一個差額。這個差額是緣何引起?從微觀看,管理落后、工藝落后都會導致額外的成本,即企業整體成本大于要素購買成本之和的部分會明顯增大,企業的盈利會降低,附加值低,沒有競爭力;從宏觀看,全要素成本體現為發展的成本??傮w來說是由于經濟社會體系運轉不暢通導致的各種各樣障礙引發的成本。歸納來看,成本是由于超出市場的不可預期因素所導致的,包括政策、體制、機制、社會等的一些因素。

            從政府來看,政府政策變化帶來的不確定性往往給企業帶來了超出市場的不可預期的成本,這種成本表現在多方面。比如,監管要求不斷的調整,標準不斷的升級,對企業來說就會導致不可預期的成本。最典型的是環保,調研中,有企業反映按照環保更換了一個鍋爐,過了半年驗收標準變了,這個鍋爐就不能再用了,這樣就鍋爐建設成本成了沉沒成本。如果企業規模較小,這樣的一筆沉沒成本也許就破產了。這類政策多變導致的企業成本的不可預期,并非因要素購買帶來的。對企業來說,要素購買包括向市場購買、向政府購買。比如繳納稅費,是向政府購買公共服務。企業在一定制度條件下對市場因素變化是可以預期的,但是唯獨對政府出臺的政策(如監管政策、監管標準等)提出的各種各樣要求是難以預期的。以小微企業為例,他們在新冠疫情期間是重點關注對象,中央和地方政府出臺的政策加起來達1千多項。這么多政策要理解、要執行,勢必會增加成本。對小微企業而言,有的優惠政策出臺獲得感不強,有的甚至不知道已出臺的優惠政策。因此,要讓更多的企業理解政策,政府搞了“送政策”上門之類的服務,這樣落實政策也是有成本的,任何活動不是無成本的,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也加大了成本。

            除了政策的不確定性導致額外的成本,還有一個因素,即社會的因素。比如,社會誠信水平下降,企業之間相互拖欠款項導致企業之間的應收應付款規模上升;相互的拖欠使企業的成本大大的增加。應收貨款不及時回流,沒有辦法只能擴大融資,由此增加了額外的成本。這些拖欠的貨款有的是商業承兌匯票,一般要半年后才能兌現,如果提前兌還得付出額外的貼現成本。這種方式越來越普遍,也導致企業成本的上升。企業之間相互拖欠成為一種普遍現象,導致整個經濟增長或經濟發展的成本普遍上升。當然還有一些是因政府財政困難,無法按時支付工程款項導致對企業的拖欠,也推高了企業成本的上升。社會誠信水平整體下降、契約意識不強、契約精神普遍缺失等方面,反映公共風險水平上升,宏觀不確定性擴大,導致整個經濟運行成本或交易成本顯著上升。表現為全要素成本的上升,引致潛在增長率、全要素生產率下降。

            此外,還有一個因素是體制的因素。當前,生產要素配置的市場化程度有待提高,比如說土地、資金、勞動力流動、數據流動增加等方面都存在各種體制障礙。在這種不確定性條件下,導致了資源的錯配。資源錯配不僅在微觀上體現為企業成本的上升,而且在宏觀上也體現為全要素成本的大大增加。因此,全要素成本上升的速度快于要素購買成本的增長速度。從實地調研情況看,全要素成本上升的速度很快。這些無法從企業的帳目中看到,無法從減稅降費的措施里得到解決。為降負出臺的政策是針對企業一項一項的成本,但是這些全要素成本往往是綜合的結果,不是一項一項針對成本要素的減負可以解決的。從這點看,需要從整體來考慮完善政策設計,從社會整體來考慮進一步推進市場化的體制改革。

            編輯:自答

            (本文轉載自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 ,如有侵權請電話聯系13810995524)

            *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MBAChina立場。采編部郵箱:news@mbachina.com,歡迎交流與合作。

            • +1

            • +1

              收藏

            備考交流

            2021年管理類聯考備考: 1044580930

            2021年MBA備考提前面試群: 601686826

            2021年EMBA備考咨詢群: 1025664027

            2021年MEM備考群: 1040853341

            2021MPAcc備考群: 1049105911

            2020復試調劑群: 855978402

            2021MPA備考交流群: 1056841895

            2021MTA備考交流群: 749865443

            相關推薦

            街机奔驰宝马